欧也妮·葛朗台(法国作家巴尔扎克创作的小说)

编辑:夸耀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7 07:34:11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全面展现世界文学名著精粹:欧也妮·葛朗台一般指欧也妮·葛朗台(法国作家巴尔扎克创作的小说)
欧也妮·葛朗台》是法国批判现实主义小说家巴尔扎克《人间喜剧》中的“最出色的画幅之一”。小说叙述了一个金钱毁灭人性和造成家庭悲剧的故事,围绕欧也妮的爱情悲剧这一中心事件,以葛朗台家庭内专制所掀起的阵阵波澜、家庭外银行家和公证人两户之间的明争暗斗和欧也妮对夏尔·葛朗台倾心相爱而查理背信弃义的痛苦的人世遭遇三条相互交织的情节线索连串小说。
《欧也妮·葛朗台》是一幅法国19世纪前半期外省的色彩缤纷的社会风俗画。揭露了资本主义社会的罪恶,金钱对人的思想灵魂腐蚀和摧残。小说形象地告诉我们:资产阶级的每一个金钱都充塞着“污秽和鲜血”,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金钱关系”、冷酷的“现金交易”再也没有任何联系了。
老葛朗台的“人生就是一场交易”这句话,反映了资本主义社会人与人之间赤裸裸的金钱关系。
作品名称
欧也妮·葛朗台
外文名称
Eugenie Grandet
文学体裁
长篇小说
作    者
[法]巴尔扎克
首版时间
1833年
字    数
13万

欧也妮·葛朗台内容简介

编辑
葛朗台是法国索尔城一个最有钱、最有威望的商人。他利用1789年的革命情势和种种手段使自己的财产神话般地增长了起来。葛朗台十分吝啬,有一套理财的本领。他为了省钱,家里整年不买蔬菜和肉,由佃户送来,比较重的家务活由女仆那农做。寒冬腊月舍不得生火取暖,平时还要克扣女儿和妻子的零用钱。他做木桶生意,计算得像天文学家那样准确,投机买卖从不失败,区里人人都吃过他的亏。在一次葡萄酒买卖中,葛朗台欺骗其它葡萄商,最终他的葡萄酒以每桶200元卖了出去。
1819年11月中旬他的独生女儿欧也妮的生日。公证人克罗旭一家和初级裁判所所长蓬丰先生到葛朗台家吃饭,还带来稀有的珍品,他们都是来向欧也妮献殷勤的。当他们在欢庆生日时,突然,欧也妮的堂弟夏尔来到了这里。葛朗台却用乌鸦招待夏尔。原来夏尔的父亲因破产自杀,让老葛朗台照顾儿子的前程。老葛朗台看到兄弟的绝命书后不动声色,并且在当夜想好了一套诡计,借口家里有事,请公证人克罗旭和银行家帮忙。银行家拉格桑为讨好葛朗台而毛遂自荐,到巴黎帮助处理死者遗产,他将部分债款还给债权人,余下的按预定计划长期拖延。在这件事情上,葛朗台不但分文不花,还利用银行家在巴黎大做公债买卖,赚了一大笔钱。
夏尔可怜的处境得到了欧也妮的同情,巴黎花花公子的打扮和举止也引起了乡里女子的爱慕之心。夏尔为了自己的前程,决定去印度经商。临走之前,欧也妮将自己积蓄的金币6000法郎送给他。夏尔也把母亲给他的金梳妆匣留给她作为纪念,两人海誓山盟定下终身。夏尔走后的头一个元旦,葛朗台发现女儿把金币送给查理,就大发雷霆,把她监禁起来。这事惊扰了他的妻子,使她一病不起。公证人警告他,妻子一死,他的财产必须重新登记,欧也妮有继承遗产的权利。葛朗台老头害怕起来,就和女儿讲和,但妻子一死,葛朗台通过公证人让女儿签署了一份放弃母亲遗产继承权的证件,把全部家产总揽在自己手里。老葛朗台临死前,他要女儿把黄金摆在桌面上,他一直用眼睛盯着,好像一个才知道观看的孩子一般。他说:“这样好叫我心里暖和!”最后他唤欧也妮前来,对她说:“把一切照顾得好好的!到那边来向我交账!” 神甫来给他做临终法事,把一个镀金的十字架送到他唇边亲吻,葛朗台见到金子,便作出一个骇人的姿势,想把它抓到手。这一下努力,便送了他的命,他死了。
1827年吝啬鬼老葛朗台死去,留下1700万法郎,欧也妮继承父业,成了当地首富,人人都向她求婚,她却痴心等待夏尔。但是夏尔在海外经商,逐渐发扬了葛朗台家族的血统,变得小气,贪婪,精于算计,自私自利,并且明白只有利益是最重要的,把乡下的堂姐撇在脑后,写信与其撇清关系。他要与贵族小姐结婚,但因不肯偿还父亲的债务而受到阻碍。最后,欧也妮答应嫁给公证人的侄儿德.·蓬丰,但只做形式上的夫妻,并要求他帮她用四百万法郎偿清了叔父的债务,让堂弟过着幸福、名誉的生活。她自己则幽居独处,过着虔诚慈爱的生活,并“在着数不尽的善行义举的伴随下走向天国”。[1] 

欧也妮·葛朗台作品目录

编辑
一、资产者的面貌
二、巴黎的堂兄弟
三、外省的爱情
四、吝啬鬼的许愿和情人的起誓
五、家庭的苦难
六、如此人生
七、结局
  

欧也妮·葛朗台创作背景

编辑
19世纪上半叶是法国资本主义建立的初期,拿破仑在1815年的滑铁卢战役中彻底败北,由此波旁王朝复辟,统治一直延续到1830年。由于查理十世的反动政策激怒了人民,七月革命仅仅三天便推倒了复辟王朝,开始了长达18年的七月王朝的统治,由金融资产阶级掌握了政权。《欧也妮·葛朗台》发表于1833年,也即七月王朝初期。刚过去的复辟王朝在人们的头脑中还记忆犹新。复辟时期,贵族虽然从国外返回了法国,耀武扬威,不可一世,可是他们的实际地位与法国大革命以前不可同日而语,因为资产阶级已经强大起来。刚上台的路易十八不得不颁布新宪法,实行民主共和,向资产阶级做出让步,以维护摇摇欲坠的政权。资产阶级虽然失去了政治权力,却凭借经济上的实力与贵族相抗衡。到了复辟王朝后期,资产阶级不仅在城市,而且在贵族保持广泛影响的农村,都把贵族打得落花流水。复辟王朝实际上大势已去。巴尔扎克比同时代作家更敏锐,独具慧眼地观察到这个重大社会现象。[2] 

欧也妮·葛朗台主要人物

编辑
葛朗台
葛朗台:葛朗台是小说着力刻画的人物。他贪婪、狡诈、吝啬,金钱是他唯一崇拜的上帝,独自观摩金子成了他的癖好,临终前也不忘吩咐女儿看住金子。他做起生意来是个行家里手,常装口吃耳聋,诱使对方上当受骗而自己稳操胜券。他家财万贯,但开销节省,每顿饭的食物,每天点的蜡烛,他都亲自定量分发。为了钱他六亲不认,克扣妻子的费用;幽禁女儿时,只给她吃冷水和面包;弟弟破产他无动于衷;侄儿求他,他置之不理。作者笔下的这一形象刻画得极为生动,成为世界文学史上四大吝啬鬼形象之一,贪婪和吝啬是他的主要性格特征。
简单地说,老葛朗台是一个吝啬鬼。早在老葛朗台“出生”近两百年前,莫里哀就已经为世人塑造了一个典型的吝啬鬼形象,那就是法国人家喻户晓的阿巴贡。不过,与阿巴贡相比,巴尔扎克笔下的老葛朗台要复杂得多、精明得多、凶狠得多,因而也就可怕得多。阿巴贡的特点是“守财”,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守财奴,而老葛朗台则要高明得多,他一方面“守财”,另一方面更看重“发财”。他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守财奴,同时又不放过任何时机不择手段地聚敛钱财,而且至死都乐此不疲。老葛朗台原来不过是一名普普通通的箍桶匠,是法国大革命为他提供了发家致富的大好时机,他本人亦称得上有胆有识,不仅能够使用各种手段大大方方地吞并他人的财产,而且有本事抓紧各种机会,冠冕堂皇地化公为私,从而使自己的家产急剧膨胀,没几年间便一跃成为当地的首富。老葛朗台显然具有处于上升时期虎虎有生气的第一代资产阶级暴发户的一切特点,他既有过人的精力,又有罕见的理财本领,更重要的是,除了金钱之外他没有任何别的信仰,他惟一的爱好、惟一的激情就是聚敛金钱,这也是他的全部才干和创造力的集中体现!只要他还活着一天,他就一定要想方设法扩大自己的财产,处心积虑地把别人的东西通过“合法的”手段弄到手,无论是巧取还是豪夺皆可一试,反正不达目的决不罢休,因为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生命再也没有其他的价值和乐趣。关于老格朗台的这种过人的本领和突出的特点,巴尔扎克有一段非常形象、非常精彩的描写:
在理财方面,葛朗台先生就像一只猛虎,一条巨蟒。他懂得如何躺着、蹲着,把猎物瞪上半天再扑上去,张开钱袋的大口,吞进成堆的金币,接着就安安静静地躺下,就像一条吃饱了的蛇一样,不动声色地、冷静地、慢条斯理地消化着吃到肚子里的东西。
更可怕、更耐人寻味的是,像这样一个阴险毒辣而又毫无廉耻之心的人,当地的老百姓却没有人怨恨他,尽管几乎人人都受到过他那钢牙利爪的伤害,然而受害者却无一例外地对他表示敬服,异口同声地称赞他是一个了不起的人、能干的人,甚至把他看成是当地的荣耀。这是因为在大家的心目中,老葛朗台是一个成功者,而成功的标志就是他比别人更有钱,比别人更有办法弄到更多的钱。[3] 
欧也妮
老葛朗台死后,虽然欧也妮·葛朗台有了一大笔遗产和收入,可是她和以前一样,过着俭朴的生活。她也精打细算地积攒了许多年的家产,有人说她和她的父亲一样吝啬。可是,她把钱用到了慈善机构和教育上。她和她的爸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欧也妮是被金子摧毁了爱情、值得同情的资产阶级的女儿的形象,是巴尔扎克所创造的最动人的女性形象之一。他满怀同情与赞美之情塑造了欧也妮,使人们在这个被金钱遮蔽的黑暗世界里看到了一抹光亮。
她渴望爱情。夏尔的到来使生活平静安宁的她一直沉睡的、被压抑的身后的慷慨的感情觉醒了。她经历了一次精神上的大转折,心灵的转变,使她第一次发现父亲的屋子贫乏寒酸,第一次见到了父亲害怕,第一次挑剔自己的相貌。对夏尔的爱情,促进了她性格的形成,并成为她与以后行为的支柱。她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全部积蓄六千法郎送给了堂弟,同时也把自己的爱情与心灵全部交给了他。在漫长的岁月中她焦灼地等待着查理。她一方面忍受着父亲冷酷的迫害,另一方面她也在不断地构建着心灵中爱情的天堂。她也忍受着常人难以容忍的痛苦,拿出一百五十万巨款,阻止债权人宣布叔父破产,成全也保全了夏尔。为了保持自己圣洁的爱情,她与丈夫结婚的条件是他永远不提婚姻给他的权利,她给丈夫的只能是友谊。
她淡漠金钱。作为那个金钱世界里的一种特殊存在,她拥有巨大的财富,但她身上人类的自然品质却并未被金钱所吞噬,她是一个富有的牺牲品,直到与夏尔相识,她才第一次懂得钱的作用。她先是将自己仅有的积蓄全部送给堂弟,继而又将母亲的遗产全部给了父亲。她又铸了一个黄金的圣体匣,献给本市的教堂。这三次行动说明她不像一般世人那样重视钱财,她一点也不把黄金放在心上。成堆的黄金是捆缚她的锁链,金钱冷冰冰的光彩,使她隔绝于人世。她的罪过是她尚未习惯于用黄金来为非作歹,也没有学会为了金钱而出卖感情。她的一生,对于金钱左右着一切的社会来说,是另一种形式的控诉,她是一个被金钱吞噬的无辜的牺牲品。
天真美丽的欧也妮·葛朗台是悭吝精明的百万富翁的独生女儿,她爱上了破产的堂弟,为了他不惜激怒爱财如命的父亲,倾尽全部私蓄资助他闯天下。因此,父女关系破裂,胆小贤淑的母亲吓得一病不起。在苦苦的期待中丧失了父亲、损耗了青春的姑娘,最终等到的却是发财归来的负心汉。欧也妮的悲剧形象则控诉了拜金主义对当时社会的毒害。
欧也妮的悲剧在于她最先在这不公平的命运中觉醒、反抗,却还是以妥协告终,虽然她曾经有过片刻的胜利和一丝的欢协.但这些在命运的主流中激不起任何的波澜。最可悲的是地因为爱情而反抗,却最终在爱情的背叛中绝望妥协。她还年轻,这种痛苦与悲剧还会伴随她很长很长的时光,在绝望中艰难度日,孤独的承受这一份痛苦,这才是永恒的。
欧也妮终于没有像她父亲那样变成—个自私、绝情的人,她用一百五十万股的股票成全了自己爱人查理的虚伪和婚姻;她用大量的钱财投入福利事业中。“她活着,只能用自己的手去抚慰无数个受伤的家庭.无数个痛苦的灵魂,她只能在别人的欢乐中寻找一点快慰”。
欧也妮用圣母一般的光辉成就了这个悲剧世界的一份大爱,让人们感受到温暖和希望。自己却甘心活在悲剧团阴影之下。独自生活,独自去享受痛苦。[4]  欧也妮的苍老,不仅仅是年华的逝去。
夏尔
欧也妮的堂弟,一个巴黎的浪荡公子,父亲的死对他打击很大,欧也妮的爱情增加了他的活力。他带着欧也妮对他的纯真的爱去印度冒险。七年当中,他在海外走私贩运、买卖人口、放高利贷发了大财,同时也变得“狠心刻薄,贪婪到极点”。金钱填充了他骄傲的虚荣,他将欧也妮丢到了一边,去追逐贵族小姐。当他求爱失败,发现欧也妮是巨额家产的继承人时他惊呆了。由于欧也妮的不在乎而变得唯唯诺诺,祈求姐姐的丈夫特·蓬风先生对自己“提携提携”。他和其他人一样认为人的标准是用黄金来衡量的。[2] 

欧也妮·葛朗台点评鉴赏

编辑

欧也妮·葛朗台作品思想

《欧叶妮·葛朗台》是一场爱情悲剧,然而,这场悲剧的两位青年主人公却不是故事中的第一主角。换句话说,巴尔扎克竭尽全力浓墨重彩加以描绘的,既不是悲剧中的负心汉,甚至也不是痴情女,而是这场悲剧的主要制造者老葛朗台。
胜利者是无可指责的,看来这句话颇有道理,老葛朗台就是他的那个时代的胜利者,他所代表的那股新生力量手中握有的最大王牌武器就是金钱,金钱的法力无边,金钱的力量不可抗拒。老葛朗台所处的正是法兰西社会激烈动荡、急剧变革的时代,在这历史急转弯的严峻时刻,滚滚而来的金钱大潮把所有的道德观念、伦理观念全都冲击得荡然无存,宗教信仰、贵族封号、家族荣誉等等也变得一钱不值,惟有金钱才是一切,金钱成了新的上帝,人人皆对它顶礼膜拜,奉若神明[3] 

欧也妮·葛朗台艺术特色

从艺术上看,作品在塑造人物、描写环境、叙述故事等方面取得了惊人的成就。精细入微的环境描写,反映了时代风貌,生动再现了社会各个层面的生活,可以说是整个法兰西历史的一个真实断面。另外,作品结构紧凑、步步深入,一气呵成,各线索之间相互联系,显得跌宕有致。行文如滚滚洪流,直泻而下,笔试酣畅,具有浓烈的抒情意味。这部小说以一部批判现实主义的杰作震撼着每一位读者,在法兰西文学史上具有独特魅力。
作者主要采用了典型环境中的塑造典型人物细节描写、对比手法、讽刺与幽默手法、漫画式夸张手法等等。这些手法的运用使得人物形象栩栩如生,生动传神,带给我们极大的审美享受,同时也为我们观察和描摹生活、刻画人物提供了借鉴。
巴尔扎克为整个故事情节提供了一个真实的行动背景,并在这一背景中塑造了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这些人物形象不仅是典型化了的个人,而更是个性化了的典型。这种套路的故事,不但没有使巴尔扎克的作品落入俗套,反而更展现出了大师的风格与魅力,尽显整部作品的光彩。
《欧也妮·葛朗台》对于巴尔扎克本人来讲,是他小说创作的一次飞跃。葛朗台的形象作为世界文学人物长廊中四大吝啬鬼之一而流传后世。这部书对于读者来说也是巴尔扎克小说中最具可读性的一部著作,它以讽刺的巧妙运用而吸引着人们。巴尔扎克其他批评现实主义作品虽博大精深,却很难让人一气读下,原因在于他叙述的冗长,技巧的呆板,唯此部除外。总之,巴尔扎克仍以其《人间喜剧》成为当时法国社会出色的书记员。巴尔扎克不仅属于他的时代,也不仅属于法兰西民族,巴尔扎克是全人类的骄傲。
《欧也妮·葛朗台》整部小说朴素有力,浅显易懂,人物性格鲜明,尤其是守财奴葛朗台被刻画得栩栩如生,在金钱主导下,老葛朗台时忧时喜,作者在塑造人物、描写环境、叙述故事等方面取得了惊人的成就,是巴尔扎克小说创作过程中的一次飞跃。老葛朗台也因此成为世界文学史上四大著名吝啬鬼形象之一。
莫里哀喜剧《吝啬鬼》中的阿巴贡
巴尔扎克小说《欧也妮·葛朗台》中的葛朗台

欧也妮·葛朗台作品影响

编辑
《欧也妮·葛朗台》是法国杰出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系列中“最出色的画稿之一”,小说极为成功地塑造了老葛朗台这样一个凶狠残忍、贪财好利而又悭吝成癖的资本家形象,展现出了资本家的无穷贪欲和冷酷无情;揭示了在人的家庭幸福和道德品质上金钱的巨大破坏力量;提示了资产阶级的血腥发迹史和由金钱崇拜带来的社会丑恶和人性沦丧。小说把心理分析、风俗描绘、细节刻画、人物塑造、哲学议论融为一体,取得了很高的艺术成就,在思想和艺术方面标志着巴尔扎克小说创作的一次飞跃。

欧也妮·葛朗台中文译本

编辑
1978年,《欧也妮·葛朗台》,傅雷译,浙江文艺出版社
  
2000年,《欧也妮·葛朗台》,张冠尧译,人民文学出版社
2000年,《欧叶妮·葛朗台》,李恒基译,译林出版社
2001年,《欧叶妮·葛朗台》,周宗武译,北京燕山出版社
2002年,《欧也妮·葛朗台》,卜凤英译,学林出版社南京大学出版社
2002年,《欧也妮·葛朗台》,余启应译,长江文艺出版社
2003年,《欧叶妮·葛朗台》,王振孙译,上海译文出版社
2003年,《欧也妮·葛朗台》,丁世忠译,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
2003年,《欧也妮·葛朗台》,黄先义译,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
2006年,《欧也妮·葛朗台》,张林波译,广州出版社
2006年,《欧也妮·葛朗台》,徐潜译,吉林文史出版社
2006年,《欧也妮·葛朗台》,林一鸣译,中国书籍出版社
2008年,《欧也妮·葛朗台》,刘凯译,农村读物出版社
2009年,《欧也妮·葛朗台》,王冬冬译,哈尔滨出版社
2009年,《欧也妮·葛朗台》,萧羽译,万卷出版
2009年,《欧也妮·葛朗台》,郑克鲁译,云南教育出版社
2010年,《欧也妮·葛朗台》,罗国林译,中国对外翻译出版社
2010年,《欧也妮·葛朗台》,宋璐璐、杜刚译,吉林出版社
2011年,《欧也妮·葛朗台》,胡秀华译,朝华出版社
2011年,《欧也妮·葛朗台》,杨令飞译,吉林出版

欧也妮·葛朗台作者简介

编辑
巴尔扎克(Honorede Balzac,1799~1850)19世纪法国伟大的批判现
巴尔扎克 巴尔扎克
实主义作家,欧洲批判现实主义文学的奠基人和杰出代表。一生创作96部长、中、短篇小说和随笔,总名为《人间喜剧》。其中代表作为《欧叶妮·格朗台》、《高老头》。100多年来,他的作品传遍了全世界,对世界文学的发展和人类进步产生了巨大的影响。马克思、恩格斯称赞他“是超群的小说家”、“现实主义大师”。[6]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小说作品 小说 娱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