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钟为谁而鸣(美国作家海明威著长篇小说)

编辑:夸耀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7 14:50:26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中译经典文库·丧钟为谁而鸣一般指丧钟为谁而鸣(美国作家海明威著长篇小说)
《丧钟为谁而鸣》是美国作家海明威于1940创作的长篇小说,以美国人参加西班牙人民反法西斯战争为题材,是海明威的代表作之一。
《丧钟为谁而鸣》讲述的是美国青年罗伯特·乔丹在大学里教授西班牙语,对西班牙有深切的感情。他志愿参加西班牙政府军,在敌后搞爆破活动。为配合反攻,他奉命和地方游击队联系,完成炸桥任务。他争取到游击队队长巴勃罗的妻子比拉尔和其他队员的拥护,孤立了已丧失斗志的巴勃罗,并按部就班地布置好各人的具体任务。在纷飞的战火中,他和比拉尔收留的被敌人糟蹋过的小姑娘玛丽亚坠入爱河,藉此抹平了玛丽亚心灵的创伤。在这三天中,罗伯特历经爱情与职责的冲突和生与死的考验,人性不断升华。在炸完桥撤退的时候,自己却被敌人打伤了大腿,独自留下阻击敌人,最终为西班牙人民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作品名称
丧钟为谁而鸣
外文名称
For Whom the Bell Tolls
作品别名
战地钟声
文学体裁
长篇小说
作    者
[美]海明威
首版时间
1940年
字    数
约40万

丧钟为谁而鸣内容简介

编辑
这是海明威篇幅最大的一部小说,但全书情节局限于三天之内(一九三七年五月底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到星期二上午),写得紧凑非凡。[1] 
西班牙内战进行了很久,战争惨烈。1937年春季,共和国政府军总部准备向法西斯叛军发动反攻,以收复马德里西北重镇塞哥维亚。在塞哥维亚与瓜达拉哈之间有一座铁桥,这可能成为叛军支援部队的通道,于是负责指挥反攻的前苏联将军高尔兹决定炸毁这座决定战争成败的铁桥。而炸桥任务就交给了爆破手、美国志愿人员罗伯特·乔顿。
罗伯特·乔顿原是美国蒙大拿州米苏拉市大学的一名西班牙语教师,曾到西班牙研究语言和考察风土民情。乔顿是在l936年夏季西班牙内战爆发后,投身到反法西斯战争行列中去的。乔顿接受任务后,由老游击队员安赛尔莫作向导,背着两箱炸药,来到了距铁桥不远的一支游击队的驻地。
铁桥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敌人对此十分清楚,因此派了重兵予以把守。桥下的磨坊和原筑路工人住的房子里分别驻扎着守桥敌军,铁桥两端的岗楼里也有哨兵把守。乔顿意识到,如果没有游击队的帮助,他根本就无法完成炸桥任务。
于是,罗伯持来到游击队的营地,见到了玛丽亚。她是在三个月前被游击队从敌人手里解救出来的。经过这段时间的恢复,玛丽亚的身体己经逐渐康复,现在在游击队里帮助游击队队长巴勃罗的老婆庇拉做些炊事工作。庇拉十分支持炸桥行动,但她认为由于风险太大,而回报又太少,很可能游击队内部会有人反对这项行动。因此,她建议罗伯特应该尽量争取邻近的爱尔·索多率领的游击队的支持。
罗伯特在安赛尔莫的陪伴下,趁天黑前观察了铁桥的结构以及附近的地形,井在心里谋划好了炸桥的方案。
巴勃罗坚决反对炸桥一事,他认为自己会因此受到牵连。他以前并不是这样的,是很英勇的,可现在有了一些资产后,已经丧失了斗志。其他的游击队员纷纷批评巴勃罗的懦弱,巴勃罗羞愧地离开了营地。第二天早饭后,庇拉带着罗伯特和玛丽姬前去爱尔·索多的驻地,在路上,她极力撮合罗伯特和玛丽姬交往。
罗伯特、庇拉和爱尔·索多制定了炸桥的计划:爱尔·索多率领他的队伍割断山上的电话线,再进攻驻扎在筑路工人房子里的守敌;巴勃罗的小队割断山下的电话线,然后攻打磨坊里的敌军。最后大家在桥头集合,一起撤退。只是撤退时所需的马匹不够,爱尔索多打算晚上到敌人的军营里去偷。在返回途中,庇拉先行,故意把罗伯特和玛丽亚留在后面,好让他们有机会单独待在一起。他们手挽着手,并行在荒草丛生的山上。玛丽亚的单纯可爱,打动了罗伯特,他想在战争结束后把她带到美国并和她结婚。他会重新回到大学去教书,而那时的玛丽亚可就成了大学助教的夫人了。罗伯特的梦很甜蜜,可是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这些也许就是一种奢望。
马蹄声惊醒了沉睡中的罗伯特,他起身打死了敌人的一名暗哨。但死者身亡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除了一封普通的家书,这不由得使他对这场战争的残酷性和非理性感慨万千。随后,附近传来了密集的枪声,原来爱尔·索多昨晚偷马时被敌人发觉,他们跟踪而至并将游击小分队团团包围。爱尔·索多率众奋力抵抗,终因寡不敌众全部壮烈牺牲。敌人割下了爱尔·索多的头颅。
罗伯持分析敌人几天来的种种动向,认为他们已经知道了共和国军的反攻计划,而且,正在进行防御部署。情况有变,他给高尔兹将军写了封信,建议他暂停这次反攻,随后将信件交给了游击队员安得烈。
凌晨两点钟左右,罗伯特从庇拉那里得到消息,巴勃罗为了阻止他炸桥,伤了他带来的雷管逃走了。罗伯特很是恼火,但现在他只能想其他的办法了。天亮之前,游击队员们都整理完毕,准备去炸桥。就在这时,巴勃罗带着五个人和五匹马返回了营地。他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并表示愿意帮助罗伯特去炸毁铁桥。大家对巴勃罗的回归表示欢迎,然后趁着夜色向铁桥进发。
安得烈带着信几经周折,来到共和国政府军驻地,遇到了国际纵队的主要领导人、法国革命者安得烈·马蒂。在失望、野心和怨恨的驱使下,马蒂扣留了安得烈,打算告发高尔兹通敌卖国。
在《真理报》特派记者克拉科夫的努力下,马蒂被迫释放了安德烈,并向在前线视察的高尔兹将军报告了此事。而当高尔兹将军获悉信件内容时,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罗伯待隐藏在埋伏地点,对现在的局势很是担心:西班牙人民固然非常顽强,可是法国的封锁却越来越紧,也得不到美国的即使这次反攻取得胜利,明天又会怎样呢?西班牙人民已经奋战一年了,最后的胜利能否实现呢?
战斗打响了,敌人的哨兵应声倒下。罗伯特拎着炸药箱和安赛尔莫跑到桥下,迅速而又牢固地将手榴弹梆在炸药上,并把炸药固定在桥上。在将导火线安装妥当后,两人迅速埋伏到路旁的岩石后面。敌人的卡车向桥头驶来。罗伯特按动了火药线。随着一声巨响,铁桥被炸毁了,桥的中段飞到了半空中。
任务完成了,安赛尔莫却牺牲了。罗伯特望着他的尸体,心里充满了愤怒:如果巴勃罗不把雷管抢走,他就可以在远处按动药线,而安赛尔莫也许就不会牺牲了。
巴勃罗和庇拉率领的游击队在与敌人的交火中伤亡惨重,被迫退回到松林里。玛丽亚已经将马匹牵到这里等侯着他们,此时只要突破敌人的火力封锁,然后骑马穿过大道进入对面山坡上的树林就可安全脱险。全体队员都冲了过去,可罗伯特却不幸中弹落马。他摸了摸左腿,知道腿骨已经折断,自己难逃一劫。打算与敌人拼死一搏。
他忍着剧痛翻过身来,靠在树后将一挺轻机枪对准从大道上驶过来的一大队骑兵。他手扳着枪机,静静地等待着敌军军官走到阳光照耀的地方来。他感到自己的心正贴着布满松针的山地跳跃着。[2] 

丧钟为谁而鸣创作背景

编辑
1936年初秋到1939年春的西班牙内战早已成为历史陈迹,今天
其他版本的《丧钟为谁而鸣》
其他版本的《丧钟为谁而鸣》 (6张)
已不大为人们所提及。然而它实际上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战线的序幕,是全世界进步力量和德意志法西斯政权之间的第一次较量。由于种种复杂的历史原因,进步力量在这场斗争中失败了。以文学形式来反映这一页历史的作品为数不多,而今天尚被人推崇、文学阅读的恐怕就只有这一部《丧钟为谁而鸣》了。 [3] 
当时,世界各地无数国际主义战士奔赴西班牙前线,大力支持西班牙人民的反法西斯斗争。作为战地记者,海明威目睹了这一壮举,写出了这部歌颂正义战争,反映西班牙内战全景的世界名著。

丧钟为谁而鸣作品赏析

编辑

丧钟为谁而鸣作品主题

作者通过乔丹的内心独白,淋漓尽致地探讨了生与死的问题、爱情与职责的问题、个人幸福与人类命运的问题。当炸桥后撤离现场时,他不幸受伤,大腿骨折断了。他不愿带累同志们,决意独自留下,想起和玛丽亚两情缱绻时,感到心灵沟通,合二为一,这时就坚决劝姑娘跟大家一起撤走,因为这是她的责任,她走就等于他们俩一起走。乔丹一心以集体利益为重,要求最后走的游击队员把那支子弹剩下不多的机枪留下,因为其他那两支能弄得到子弹。他独自等待敌人前来。当屠杀另一个游击小组的刽子手,骑兵军官贝仑多中尉终于露面时,他激动地感到心脏抵在松针地上怦怦地跳。乔丹以他最后的一些行动深刻地体现了本书的题旨:人们的命运息息相关,因为每个人都与人类难解难分。[4] 
海明威曾经这样说过,冰山在海里移动的时候,只有十分之一是思出海面的,而对于写作而言,作者真正要表达的心意,见之笔端的也仅仅只有八分之一,读者在进行阅读的时候,就是根据这八分之一的东西去感受其背后的力量,继而利用自己的想象力去开发那文字背后隐藏的剩余“八分之七”,从中读者能够更加清晰地感受到现实生活对于自己的影响。在小说故事的发展过程之中,作者利用象征的手法把自己的思想精神注入到作品之中,这些思想使得人物命运更加具有悲剧性,也使作品的整体思想更加深沉、含蓄,作品更加引入入胜,促进读者产生共鸣。从作品之中我们可以深刻地体会到“危巢之下,安有完卵”的无奈,何为真正的痛苦,在人世的大非之前,在和平和正义的大道之前,面临的那些小小苦难,早已微不足道。苦难只不过是人生的必经之路,关于死亡的思考又有什么意义呢?海明威认为,同死亡意义相比较,只有用行动来证明自己主宰权的生命意识,才是有意义的事情。[5] 
在《丧钟为谁而鸣》中,通过努力达到一种自然与人、男人与女人、人与人之间的普遍和谐感,海明威告诉我们,这种和谐是感觉意识中最困难的斗争,要认识自己与自然的亲密关系、认识两性间乎等互补的相互性、认识自己与他人的同生共存的命运,需要打破人类中心的意识,克服统治和支配的傲慢感觉,懂得相互关联、相互依存和关爱的伦理,培养“爱的感觉”。这样才能回归自然、融入自然,感悟自然的神奇,体验自然中的无限美,才能从自然那里获得爱、智慧和力量;这样才能建构亲密无问的人际关系,才能感受亲信、升华爱情、关爱他人、维护和平;这样才能改变人类征服自然的态度,消除性别偏见、种族歧视、阶级压迫和民族统治。[6] 
随着小说的发展,乔丹对自然的意识和感触不断增强,最后,当他受伤不能再动弹,躺在松枝上等死时,他对自然的感受最强;自然给他带来的平静占住了他的整个意识,使他的心跳本身成为大地的一部分。在与大地的结合中,他似乎懂得,阶级、统治、战争、残暴在大自然永恒、和谐、健康的次序中终将消融,丧钟最终将为人类混乱的次序而鸣;人类生活一定会像自然一样和谐而美好。因此他为他所爱的人、为他为之奋斗的革命事业——为人类谋求幸福——献身是值得。他必须坚持战斗到最后,拖住敌人,让同志们逃生。
在《丧钟为谁而鸣》中,如果戈尔兹代表的是混乱的社会,玛丽亚代表的是和谐的自然,那么皮拉尔和安塞尔莫代表的是自然与社会的融合,因为皮拉尔和安塞尔其身上的矛盾情感和双性气质综合了次序与混乱的特性。他们对主人公乔丹的影响改变了他的性格,使他从一个理性的军事任务的机械执行者变成一个有感倩、有血有肉的人,使他摆脱冷漠孤立的混乱状态,投入自然和谐的次序和玛丽亚的怀抱,使他僵得如何去爱,如何去建立真正的感情联系。在3天执行任务的光阴中,他充分享受到自然次序的健康与和谐以及爱情的欢悦与美好,也与同志们结下亲人般的情谊,充实而有意义地度过了比他一生都要重要的3天游击队战斗生活,更重要的是,他的人格得到完善,情感得到升华,真正值得为什么而奋斗,为什么而生存,为什么而献身。最后在与自然和大地的融合中,乔丹义无反顾地为他深爱的恋人玛丽亚、为他关爱的同志们、为他理想的事业献出宝贵的生命。 [7] 
海明威在《丧钟为谁而鸣》中不仅关注人类与自然的关系,而且涉及人类自身精神生态问题,揭示人类文明所导致的群体、民族、国家之间的利益竞争冲突和混乱次序,试图从自然中寻求一种永恒的和谐次序,来医治人类世界的贪欲、分裂、统治和混乱。此外,海明威用女性天性中的同情、怜悯之心和关爱、交往之情来遏制男性意志的恶性膨胀和支配控制欲望,消除男性孤立的自我意识,从而打破文明与自然的分离习性,否定理性主义的自我概念和工具主义的存在模式,使文明/自然、男人/女人、理智/情感等传统的二元对立关系得到调和与融通。[7] 

丧钟为谁而鸣艺术特色

故事时间跨度只有四天,作者却洋洋洒洒写下几十万字,可见作者对细节刻画得深入。人在遇到问题时,思绪是混乱的,总会零零碎碎去想很多东西,这些思绪是片段的,毫无章法可言。作者却很好地用语言将这种矛盾心理直观地表达出来,让读者能够进入人物角色的心理,去体味人物那时的复杂心理。这种描写手法是高超的,会让你不知不觉跟着书中人物的思绪去发展,犹如置身其中。也可以说是主人公罗伯特·乔丹——一个思想复杂的青年知识分子在三天里的心灵轨迹。生与死的问题,爱情与战斗职责的矛盾,道德伦理与严酷现实的矛盾交织在一起。你反对一切杀人的行为,可你既杀过人,而且还要继续杀人。因为要打胜仗就必须多杀敌人。一切的一切,在钟声敲响的时候,都还没有结束,是丧钟还是希望的钟声?它到底在为谁而鸣响不止?
海明威的创作风格正如他的主人公一样,是冷的英雄热的血,表面冷静、客观,实际上潜藏着强烈的情感。罗伯特的情绪变化其实是小说的潜在线索。全书43章,前缓后急,从第19章开始节奏明显加快,篇幅也较为短小,不断采用平行剪辑,突出了战斗临近的紧迫感。相反,爱情的发展却逐步缓慢下来,最后一夜尤其漫长,强烈地渲染了主人公的美好情感,也突出了结局的悲壮场面。通过大量的铺垫,小说在结尾时达到了高潮却又戛然而止,令人在回肠荡气的悲壮气氛中回味无穷。简洁的文字,鲜明的形象,丰富的情感,深刻的思想,主体的时空结构,构建了这部杰出的巨著宏伟壮阔的框架和丰富隽永的内涵。
海明威发挥他独特的叙事艺术,以细致入微的动作描写及丰富多彩的对白,紧紧环绕着罗伯特·乔丹的行动,一气呵成地把这故事讲到底,同时插入了大段大段的内心独白及回忆,使这个主人公的形象非常丰满。[3] 
作者运用自己训练有意的眼力以及作家对于事物的那种敏锐的洞察力,通过对于主人公乔丹命运的描写了故事进行明暗关系的处理,通过象征手法深度挖掘了人物的深层心理,展示了现实世界人物的复杂性以及文学作品的内涵性。故事之中,乔丹为了能够躲避清醒时刻的孤独,常常喜欢在闲暇之余进行怀旧自酌,而且他也多次在酒酣耳热幻境之中享受到了片刻的宁静。乔丹具有心若止水的外表,但是他的内心却潜藏着深刻的躁动以及不安,他在执行任务时受到了心理暗示的巨大压抑。同时在故事之中,作者通过明线直接写乔丹执行炸桥任务并且有可能出现不幸,通过暗线来表现人物的阴柔之气,即是彼拉尔多次为乔丹“看手相”。这一细节具有十分重要的画龙点睛的作用,作者在这一部分之中体现出了一种观点冷静、笔法流畅的态度,使得乔丹内心的迷茫、空虚以及绝望和悲愤显示得自然而又淋漓尽致。这些情感作者虽然没有直接抒发,却是在无形之中扣细节动作进行凝结,使得明线和暗线相互连通融台,贯穿全文。整篇作品一共有四十三章,然而出现为乔丹看手相的章节一共有六章,这其实就是暗线和明线之间的一种“暗合”,暗示了他命运的前进,加剧了人物命运的悲剧性,增强了作品的艺术魅力,更能激发读考产生共鸣。[5] 
在《丧钟为谁而鸣》中,海明威有效地使用了“时间透视法”“时间的空间化”等典型的叙述技巧,使得他的小说呈现出独特的艺术特色。海明威在创作的时候似乎也有意的运用时空技巧,有目的营造出一种时空的氛围,使阅读作品的读者身在其中,既能感受到时间带给我们的历史感,同时也能感受到空间的立体感,增强了作品的真实感和艺术感染力。[8] 

丧钟为谁而鸣作者简介

编辑
欧内斯特·米勒尔·海明威(Ernest Miller Hemingway,1899~1961)
欧内斯特·米勒尔·海明威
欧内斯特·米勒尔·海明威 (4张)
美国小说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1899年7月21日生于芝加哥市郊橡胶园小镇。中学毕业后曾去法国等地旅行,回国后当过见习记者。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他志愿赴意大利当战地救护车司机。1926年出版了长篇小说《太阳照常升起》,初获成功,被斯坦因称为“迷惘的一代”。1929年,反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长篇巨著《永别了,武器》的问世给作家带来了声誉。30年代初,海明威到非洲旅行和狩猎。西班牙内战期间,他3次以记者身份亲临前线,在炮火中写了剧本《第五纵队》,并创作了以美国人参加西班牙人民反法西斯战争为题材的长篇小说《丧钟为谁而鸣》(1940)。他曾与许多美国知名作家和学者捐款支援西班牙人民正义斗争。1941年偕夫人玛莎访问中国,支持我国抗日战争。后又以战地记者身份重赴欧洲,并多次参加战斗。战后客居古巴,潜心写作。1952年,《老人与海》问世,深受好评,翌年获普利策奖。1954年获诺贝尔文学奖卡斯特罗掌权后,他离开古巴返美定居。因身上多处旧伤,百病缠身,精神忧郁,1961年7月2日用猎枪自杀。海明威去世后发表的遗作,主要有:《岛在湾流中》(1970)和《伊甸园》(1986)。他那独特的风格和塑造的硬汉子形象对现代欧美文学产生深远的影响。[9]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 1.    《丧钟为谁而鸣》译本序  .易文网.2007-1-4[引用日期2014-07-6]
  • 2.    《世界名著导读》 -《菁菁校园精品读物丛书》编委会编 2010
  • 3.    《丧钟为谁而鸣》译本序  .易文网.2007-1-4[引用日期2013-10-24]
  • 4.    《丧钟为谁而鸣》译本序  .易文网.2007-1-4[引用日期2014-07-6]
  • 5.    剖析《丧钟为谁而鸣》独特的艺术风格 钱鹏,徐冬梅 - 《山花》- 2014年2期
  • 6.    从《丧钟为谁而鸣》管窥海明威的生态女性主义意识 戴桂玉,Dai Guiyu - 《外国文学研究》- 2005年2期
  • 7.    混乱与次序,分离与融合—生态女性主义视角下的《丧钟为谁而鸣》戴桂玉-《西南民族大学学报》2009年4月
  • 8.    谈《丧钟为谁而鸣》的叙事风格 柳淑娟,商亚静 - 《商情》- 2011年39期
  • 9.    《丧钟为谁而鸣》   .易文网[引用日期2013-10-24]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小说作品 小说 书籍